王飛
  初冬,三門峽黃河庫區迎來了成千上萬隻白天鵝。這些潔白的“精靈”從遙遠的西伯利亞出發,飛越千山萬水,歷盡千辛萬苦,回到了它們越冬的聖地——三門峽黃河庫區,國家級濕地公園。白天鵝的歸來,使往日清冷的黃河庫區頓時熱鬧起來。周末,約幾個攝友前去拍白天鵝,竟然有許多意外的發現和感悟。
  青龍湖在三門峽市區西南方向,過去這裡碧波蕩漾,草肥水美,可不知為什麼,越冬的白天鵝定居時間不長,便陸續離去。一查,原來這裡的水位太深,很不適合白天鵝水下覓食。於是,研究人員降低水位,併在湖邊種植農作物、發展牧草,加大人工投食頻率,於是白天鵝又回到這“世外桃源”,從此過著悠然自得的越冬生活。
  白天鵝第一次光臨三門峽大約在30年前的一個冬季,那時候,天鵝稀稀拉拉沒有多少只,加之初到陌生的地方,它們每日戰戰兢兢地在黃河岸邊覓食,膽子極小,稍有風吹草動便逃之夭夭了。特別是後來發生的幾起偷獵和誘殺白天鵝案件,給白天鵝越冬蒙上了陰影。後來,隨著黃河濕地公園生態環境的逐步完善,這些“精靈”開始由少變多,由遠到近,特別是隨著三門峽市保護白天鵝的力度不斷加大,還吸引了魚鷹、白鷺、鴛鴦、綠頭鴨、黑天鵝等許多知名和不知名的珍稀鳥類到三門峽越冬。從此,三門峽因天鵝而名聲大噪,如今的三門峽已成為名副其實的天鵝城。每逢冬日來臨,天南海北前來這裡觀賞白天鵝的攝友和游客紛至沓來,青龍湖多個觀賞通道人頭攢動好不熱鬧。
  而白天鵝好像也明白人們的心意,在天鵝湖舞動著各種身姿,像耀眼的群星,任人們盡情地拍照,零距離接觸。攝友正在興頭,突然,一位大嫂前來鳴不平:“你說這白天鵝太不夠意思了,三門峽人把它養得肥肥的,可它們一個蛋都不留,非要到俄羅斯產蛋孵仔不可……”
  我們回頭看看大嫂那憨厚的樣子,會心地笑了。
  太陽露出了山頂,湖面波光粼粼,白天鵝划動著淺黃色的鵝掌慢慢地從湖心游來,等了許久的攝友們屏住呼吸,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的舉動,驚擾了這些“天外仙客”。
  白天鵝近了,越游越近。
  仔細瞧,如詩如歌。岸上走的,體態笨拙,憨態可掬;水中游的,體態輕盈,宛若扁舟;水面憩的,或歇或嬉,悠然自得;水下潛的,倒栽著蔥,顧頭棄尾;空中飛的,翱翔藍天,劃破長空;水中舞的,婀娜多姿,盡展嫵媚……
  拍攝白天鵝也十分有趣。岸邊上,不論年齡、性別、籍貫、身份,統統叫“攝友”;也不論拿“長槍短炮”的照相機,還是各種各樣的手機,只要白天鵝有一絲動靜,快門就響成一片。抓拍到心儀的照片,除了自己偷著樂,還不忘與身邊的攝友一起分享;如若一時疏忽,錯失良機,則唉聲嘆氣,捶胸頓足,沮喪萬分。
  我總結拍攝白天鵝至少要做到四個字,即:早,早早起床,觀察天象,趁早趕赴拍攝地;好,選好位置,整好裝備,做好拍攝前的準備工作;觀,眼觀六路,耳聽八方,時刻註意白天鵝的動向;巧,抓拍要巧,構圖要巧,盡可能定格白天鵝的美麗瞬間。
  這個沸騰的時代,家在歡騰的天鵝湖畔,聽天鵝鳴唱,賞天鵝麗影,講天鵝傳說,我的心也隨之沸騰了。
  (作者單位:河南省三門峽市檢察院)  (原標題:沸騰的天鵝湖)
創作者介紹

不男不女

fh22fhlif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