掃描二維碼
  微信看“新京報評論”
  @鄭克強(中部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研究中心主任):據報道,32米辛棄疾雕像在江西鉛山縣落成,鉛山縣投資2.5億元。應該為辛棄疾豎立雕像,但造價也太高了。不知鉛山縣年財政收入有多少?按國家標準的貧困人口又有多少?縣裡這麼大的一個標誌性工程事先和老百姓充分商量了嗎?
  @陳里(社會學者):武漢78歲老人賣菜被城管收秤,扒車奪秤遭拖行,被摔重傷住進醫院重症監護室。我去過紐約、巴黎、東京等世界大都市,都有小商販。中國京津滬渝50裡外是農村,省會城市20裡外是農村,縣城5里之外是農村。高樓大廈之下是民生。城市發展和民生髮生博弈的時候必須讓位於民生。一個商販的背後是一家人的生計,執法者別忘記了來的路。
  @押沙龍(青年作家):關於美國酷刑這件事,想起桑德爾以前在《公正》里提到過的一個調查:如果恐怖分子手中掌握有下次大規模恐怖襲擊的計劃細節,能否用酷刑來獲取這個情報?多數美國人認為可以。又問:如果這個恐怖分子很頑強,只有折磨他的兒女才能獲得情報,能都對她兒女使用酷刑?大多數被調查者都猶豫說不行。
  @評論員王攀:據報道,有精品店出售腦殘片艷遇神丹後悔藥等,這樣的網絡亞文化,能不能把它們移植到現實世界,當成商品銷售呢?我覺得有必要探討。當一種行為失去了它所存在的特定環境,甚至到了一個讓人不辨真假的地步,那顯然不是玩笑而是誤導了。雖然不是三無產品,但怎麼就批下來的呢?這些腦殘片要有一個不腦殘的說法。
  欄目主持:張燕  (原標題:微言大義)
創作者介紹

不男不女

fh22fhlif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